文化焦点
环球财经文化焦点

高清解读宋画之美!

宋画之美

不是唐代“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得意绚烂

而是简单、含蓄、谦卑、轻柔的文艺态度

宋画的遗存比我们想象中要多,至少有上千件,

主要散布在中国、美国和日本等200多处所在,

没有哪一位专家敢说:我看过全部的宋画。

在感觉上,宋画似乎离我们并不那么遥远。

因为,宋画作为一种美学基因,

早已植入进中国人的文化传统。

宋人 江帆山市

本幅画两峰回抱,山寺、野店隐现其间,

庙宇坐落山坳,依山而筑。

谷间云雾袅绕,飞鸟阵阵,一派黄昏景象。

全幅画船、人物、建筑、

树木、水纹等景物用笔,细腻精致。

举凡船只结构、设备,山寺、野店之建筑,

无不描绘精确,人物神态形貌皆栩栩如生。

艺术史家高居翰这样赞叹宋画之美:

在他们的作品中,自然与艺术取得了完美的平衡。

他们使用奇异的技巧,已达到恰当的绘画效果,

但是他们从不纯以奇技感人;

一种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个表现,不容流于滥情。

艺术家好像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自然,

以惊叹而敬畏的心情来回应自然。

他们视界之清新,了解之深厚,是后世无可比拟的。

一张宋画,可以放在手机中观看,

完全禁得住你手指无限度的撑大。

每一次局部的放大,都会令你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新世界。

在构景方面,景物集中于左半边,严谨写实;

用色则呈简澹清雅,画幅虽小,山城点染却是生意盎然。

画上未署名款,据笔墨画风分析,

应是接近北宋燕文贵(活动于10世纪末)时代的精彩作品。

李迪 秋卉草虫

李迪(12世纪)在南、北宋之际,

先后任职于宫廷画院,擅长花鸟、草虫、犬猫等题材,

是南宋早期宫廷花鸟竹石题材的杰出画家。

本幅画叶稍上,螳螂高举双臂,

想要捕食金龟子,金龟子适时察觉,立即振翅飞起。

螳螂扑了空,只好无奈地回首怅望。

昆虫追逐与逃脱的生死瞬间,

透过画家的描绘,扣人心弦

画家含蓄的署名

而画中细腻精致的色彩变换,

以及花叶昆虫所散发的感官魅力,

充分展现画家对于徽宗画院

追求设色与质感兼具的风格传承。

宋徽宗 溪山秋色图

本幅画重山迭嶂、沙坡群树出现在画面的左上侧,

山石轮廓浑圆,水墨淡染其间,

缀以烟霭野水,呈现抒情诗意的山水意境。

画上虽钤有北

宋徽宗赵佶(1082–1135)的花押及「御书」印记,

然作品的实景多被安排在画面左半侧,

与北宋取中轴构图的巨轴山水画,有所不同。

从画风看,画成时间约在南宋初期。

乾隆弹幕+御题诗一定少不了

此作呈现南北宋之间,

山水构图由主山堂堂的雄伟风格,

转趋带有抒情气氛的南宋特征。

通幅笔法细致,兼具李郭派笔墨与文人淡墨气韵,

殊有重要艺术意涵。

宋人 如来说法图

佛陀半跏趺坐于莲座,

座侧有二天王、阿难、大迦叶和二供养菩萨围绕。

坐佛长眉细目,法相庄严;

二天王身穿盔甲,手持剑槊,神情威武。

全作人物神情各异,栩栩如生。

画幅四角分钤「双龙」、「政龢」、

「政和」、「宣龢」共四个半印,

符合「宣和装」钤印形式,可知曾为徽宗内府所收。

画中供养菩萨体态丰腴,

衣纹沿线以墨晕染,仍见晚唐余风;

而坐佛肉髻低平,髻底有一隆起物,

具宋代佛像的特色,推测画成时代或在北宋早期。

燕文贵 奇峰万木

本幅绘高山景色,

远山皆在云气之上,近景祇露山巅。

三组山体巧妙呼应,又有留白的云雾加以衬托,

画面尺幅虽小,却别具远眺辽阔效果。

尤其是山石块面的分割,

运用更多的皴染来经营质面,

笔法与李唐相近,可视为〈万壑松风〉与〈江山小景〉之间的转折点。

画无款印,签题旧称「燕文贵奇峰万木」,

但风格与活动于北宋时期的院画家燕文贵(967-1044)无关,

分析可能是南宋初期,受李唐影响下的画家精心之作。

秋塘双雁

雁、鹅同科,古人多通称为雁。

本幅画秋日池塘一隅,微有风意。

双鹅在浅滩间休憩,四周黄芦、红蓼、枯荷相映成趣。

翠鸟却骤然飞起,划破了静谧。

其中一鹅引颈而望,仍不改情意。

画家利用洲岸、水草、残荷组成圆形构图,

再通过禽鸟的视线与动态,制造画中的呼应关系。

综观构景与笔法,近似崔白的风格,

表现出画家对自然生态详实的观察与描绘。

类此巨幅且优异的北宋花鸟画作并不多见,

本幅应是徽宗朝画院秋渚水鸟题材的存世杰作。

范宽 溪山行旅

范宽(活动于十世纪),

陜西华原(今耀县)人,经常来往京师与洛阳一带。

个性宽厚,举止率直,嗜酒好道,

擅长山水画,初学五代画家李成,后来觉悟说:

「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

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

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

于是隐居终南太华,留心观察山林间,

烟云变灭,风雨晴晦,各种变化难状之景,

当时人盛赞他:「善与山传神」。

此图是唯一传世名迹。

董其昌背书

巍峨的高山顶立,山头灌木丛生,

结成密林,状若覃菌,

两侧有扈从似的高山簇拥着。

树林中有楼观微露,

小丘与岩石间一群驮队正匆匆赶路。

细如弦丝的瀑布直泄而下,

溪声在山谷间回荡,景物的描写极为雄壮逼真。

全幅山石以密如雨点的墨痕和

锯齿般的岩石皴纹,刻画出山石浑厚苍劲之感。

画幅右角树阴有「范宽」二字款。

重磅级经典作品,

值得每一个局部都放大,

花一些时间、细细的看——

宋画好在哪里?

有的叫人如坠五里迷雾,有的让人有所意会。

画家黄宾虹(1865—1955)自题山水道:

“北宋画多浓墨,如行夜山,

以沉着浑厚为宗,不事纤巧,自成大家。”

艺术史学家高居翰(James Cahill)在《图说中国绘画史》一书中赞叹宋画之美:“在他们的作品中,自然与艺术取得了完美的平衡。他们使用奇异的技巧,以达到恰当的绘画效果,但是他们从不只以奇技感人;一种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个表现,不流于滥情。

艺术家好像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自然,以惊叹而敬畏的心情来回应自然。他们视角之清新,了解之深厚,是后世无可比拟的。”

画家认真对待一截枯木、一片残雪、一个船工、一段羁旅,在困顿中浪漫,在缺憾中赞美,于山川小景、人物花鸟中轻叩生命的价值。

宋画之美 不是唐代“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得意绚烂 而是简单、含蓄、谦卑、轻柔的文艺态度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