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环球财经文化

吴冠中:抄袭,是中国艺术最显眼的风景

在异地,我曾向陌生人问路,陌生人随便一指:往那边。我就向“那边”走去,结果误入歧途,上了当。这类上当的事远远不止三两次。学艺以后领教过许多教授的指引,其中多数很平庸,混饭吃而已,对着模特儿,说你画长了、短了、明暗关系不正确等等,谁也看得见的错误,像讲解剖课,与艺术少有联系。大量的学生就这样在艺术院校毕业了,再去蒙骗别人。茫茫艺海中真有远见卓识的启发性老师寥若星辰,被尊为恩师。

吴冠中 《双燕》

耄耋之年,有不少青年诚恳地拿作品请我看,要求指点他们将怎样往前走。谁想走向艺术的天堂或经济主宰的市场,难说,可能两方面的情况都有。问道于黄宾虹老先生,黄老先生根据自己的学养、见闻,滔滔不绝讲了许多提携后辈的话,听话的朝圣者于是沿着羊肠小道走进了黄宾虹之家。去问齐白石,齐老先生“似与不似”的高见令多少人拜服,师白者何止千百人。抄袭,是中华民族美术最显眼的景观。鲁迅先生说,本来无所谓路,路是鞋底造成的。

吴冠中 《狮子林》

有一位年轻雕刻家的作品引我注视,功力扎实,造型感觉好。但他到处发表雷同的作品,甚至包下一个刊物的扉页,几年来期期扉页只发表他一个人的作品,显然买卖版面的交易令人反感,且其作品愈来愈差,不断抄袭自己,他以为争来了荣誉,其实毁了自己珍贵的前程。他要开展览了,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你活动太多,影响了创作,令人惋惜。但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吴冠中 《春风又绿江南岸》

一位水彩画家画得很不错,作品力求完整,他也总问我下一步该怎么走,我说四平八稳不是艺术,但我不便教他放肆,林风眠老师倒曾对一个拘谨的学生说:乱画嘛!

吴冠中 《故乡》

艺途真是没有捷径,唯一的正道是创新。都在嚷嚷创新了,但看看所谓创新的作品,大都是垃圾,文化垃圾多,国之耻。创新是探险,历来真正有创新贡献者,全来自实践,且大都付出了身家性命的代价,想轻易偷个创新美名,贻笑大方。

吴冠中 《太湖泊舟》

人类要生存,必然不断要创新,而创新有阻力,来自五千年文化的魅力及对其的误读。“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此话好像不错,真只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在这个窄窄的一家之基础上,局限在老爷爷的知识圈中,创不了今日之新,明日之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持各自的成见,走着瞧。

吴冠中 《海滨石》

人类济济都找不到新奇之路,最可靠的还是凭鞋底走出自己的路来,这路,通向全球。

吴冠中 《江南水乡》

吴冠中 《水乡》

吴冠中 《黄山日出》

吴冠中 《江南春》

吴冠中 《凉亭观鱼》

吴冠中 《不争春》

吴冠中 《鹦鹉天堂》

吴冠中 《江南园林鱼之乐》

吴冠中 《松与雪山》

吴冠中 《水乡周庄》

吴冠中 《周庄》(油画)

吴冠中 《江村》

吴冠中 《天鹅》

吴冠中 《墙上秋色》 1994年作

吴冠中 《鲁迅的故乡》(油画)

吴冠中《故宅》布面油彩 1997年

吴冠中《池塘人家》布面油彩 1996年

吴冠中 《江南水乡》

吴冠中 1996年作 《嘈嘈皆乡音》(油画)

吴冠中 《白云与白墙》 布面油彩 2002年

吴冠中 《苏州小景》

吴冠中 《网师园》

吴冠中 《竹园》 (油画)

吴冠中 《墙上藤》

吴冠中 《庐山山村》 1976年作

吴冠中 《山城》

吴冠中 《村景》 1987年作

在异地,我曾向陌生人问路,陌生人随便一指:往那边。我就向“那边”走去,结果误入歧途,上了当。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