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环球财经文化

李可染先生称赞黄胄笔下的狗是“天下第一”

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然,世人皆知黄胄画驴好。李可染先生却称赞黄胄笔下的狗是“天下第一”。

都说“黄宾虹发高,齐白石意高,傅抱石、黄胄气高”。黄胄之气高,用笔能在虚实之间。“以性情入画,则画见性情,画惟见性情,方是真画,方是活画,画无性情,皆是死画。画有性情者,以黄胄为最高。”

古言画有四难:画人难画手,画兽难画狗,画花难画叶,画树难画柳。

黄胄先生自己也说过:“画兽难画狗,而宋人画狗甚精能,明以来竟无高手,清郎世宁岁能,终非神逸之笔。”

可染先生赞扬黄胄画狗“也是天下第一”,这话并不为过。黄胄在很多精彩的画作中,几乎都要画上一只或者几只狗点缀其间,令画面增色不少。

黄胄喜欢画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爱狗。他的夫人郑闻慧曾经讲过这样一段感人的小故事:

1954年青藏公路通车的时候,黄胄作为随军记者和中央慰问团一起到了拉萨。一天,黄胄在一片房舍前写生时,看到一只狗有气无力地走了过来。黄胄停下手里的笔,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害了病的流浪狗。

黄胄也不画画了,连忙把狗带到了自己的住地。房东一看黄胄带了一只病狗回来了,就说:“这只狗病成这个样子了,也不值得一喂,还是把它扔了吧!”黄胄对房东说:“这条狗为了保卫牧区的安宁,肯定出了不少力,它是我们的朋友,不能遗弃它呀!”

然后,他便去打听哪里有给狗看病的医生,没有多少日子,这只生病的狗居然好了。黄胄到外面画速写的时候,这只狗就跟在身边,他走到哪里,狗就跟到哪里。

黄胄结束了西藏的采访,要回到部队所在地兰州。当时,拉萨还没有机场,必须要到日喀则去搭乘飞机,他做了一番收拾整理之后准备启程。黄胄虽舍不得陪伴他已久的狗,但是也只能将他留下,喂了一顿美餐后,便把它牢牢地拴了起来,然后又拍了拍,告诉狗他要走了。

黄胄到了日喀则机场,正在准备登机的时候,这只狗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原来,黄胄前脚走了,狗就使劲挣断绳子,跟着黄胄乘坐的汽车追了过来,一直从拉萨追到了日喀则,它泪眼汪汪地望着黄胄,黄胄顿时也泪眼模糊,连说:“仁义,仁义啊!”

登机的时间到了,黄胄把狗托付给了机场上的同志,这才恋恋不舍地登上了飞机。此后,每当他画狗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对狗的真挚情感倾注到笔端,不论是单只的,还是三五只在一起的,也不论是跟随主人前行的,还是跟随主人狩猎的,黄胄都画得真实生动、跃然纸上。

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然,世人皆知黄胄画驴好。李可染先生却称赞黄胄笔下的狗是“天下第一”。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