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环球财经文化

亦写亦画亦境界 ——吴马写意山水画的研究

亦写亦画亦境界

——吴马写意山水画的研究

吴马

写意山水画自元代出现以来,得到世人推崇。石涛崇尚意境之学,他的画黄山提画诗云:“予得黄山之性情,不必指定其处也。”又云:“出门眼中所见节写之,此是写生”。又云:“拈秃笔用淡墨半干者。向纸上直笔空钩,如虫食叶,再用焦墨重上,看阴阳点染,写树亦然,用笔以锥得透为妙。”可以窥石涛心境之一二。


东晋顾恺之说“以形写神”,“写神”作为一种艺术理念在中国绘画中具有重要意义。“谢赫六法”是南齐谢赫提出了中国的画审美标准,即。“六法论”中的“气韵生动”、“骨法用笔”、“传移模写”、“应物象形”既是要求绘画创作中具有“写意性”、“书写性”。晚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所也曾说“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于用笔”。元代汤垕亦云:“高人胜士寄兴写意者,慎不可以形似求之。先观天真,次观笔意,相对忘笔墨之迹,方为得趣。”可见,“写意性”一直以来是众多画家所追求的。


我个人认为,“写”与“意”应该是两个层面的表达。“写”强调其绘画创作过程中的“书写性”;“意”强调绘画创作过程中的性情表达、率意表现,由此而完成画面意境的营造。而就“写”本身而言也包括两个方面:即:“笔”的方面(笔的书写性应用),“墨”的方面(墨与水的书写性应用)。而“意”则是在笔墨表达过程中应运而生的,是浑然天成的。


古人说:“以书入画,书画同源”,既是对“笔”的书写性的一种概述,强调“笔”创作中的主导性。然而,“笔”与“墨”不能孤立存在,又不能混为一谈。以下是我个人在创作过程中的一些体会和总结。


一、用笔之道在于以书入画造境

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1、笔力;用笔的力量、力度感。唐代张彦远《书法要录晋卫夫人笔阵图》中说:“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强调了行笔过程中的力量感,力透纸背,近代黄宾虹先生提出的平、留、圆、重、变,也是强调运笔的力量感和力度。


要具备笔力必须以书入画,中锋用笔为主,兼用侧锋、顺锋、逆锋等笔法。书写过程中提按运腕动作要有变化,要注意用笔轻重、虚实、粗细、转折等笔态的转换及变化。以中锋用笔为主导的用笔,不仅线条圆润、厚实、壮健、沉着,还有助于画面气势与意境的形成。


2、笔势;笔线点画的态势,方向性、倾向感、运动感、连贯性以及笔画之间的呼应、顾盼等,这些要素内在关系对画面构成的作用的是极为重要的。


关于“势”,古人有“取势”、“布势”、“笔墨相生之道全在于势”等诸多论述。我在位置经营过程中主要运用“造势”、“借势”、“应势”等诸法。笔势法的运用使得画面构建中笔墨与物象之间协和相生、气韵生动、浑然天成。荆浩《笔记法》中说:“凡笔有四势,谓筋,肉,骨,气。笔绝而断谓之筋,起伏成实谓之肉,生死刚直谓之骨,迹画不败谓之气。”齐白石先生说:“笔笔相生,不可松散。”也是强调画要有气势,要笔势连贯。


我个人认为,中国画在于造势,因势而生境。造势在于笔意的表达,而笔势的生成是书写性运用的结果。


3、笔意。笔意主要是画家情感层面的表达要有意趣,要有性情。笔意同样体现出了中国画的“写意性”。笔意的产生,可以意在笔先,可以笔断意连、可以笔尽意在。笔意具有一定“含蓄性”,具有言外之意,弦外之音之妙,这一点也十分符合中国古典诗学和美学理念。


如何出现笔意呢?既是在书写的过程中使笔气聚于内,意呈于外,呈现笔法之神采、风韵与力感气度,在行笔勾勒的过程中,注重笔锋的提按、使转,使得墨线虚实相生、疏密相间,使得笔意或雄厚,或苍老,或俊逸。


二、墨法之道在于墨与水相得益彰

古人云“不知用笔,安知用墨”,“字字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墨法尤书艺一大关键”等诸说。


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运墨而五彩具,是为得意。”后人也有“七墨”、“六色”和“五彩”之说。“七墨”是指焦、浓、重、淡、清、渴、宿;“六色”是指墨、浓、湿、干、淡、白;“五彩”是指浓、淡、润、渴、白”。就具体地说:浓欲其活,淡欲其华,润可取妍,渴能取险,白知守黑。

 

    墨法分浓、淡、焦、湿、破、积、泼等诸种技法。各种墨法,在画中要综合运用,浓、淡、干、湿要形成对比。特别是破墨与积墨,更是山水画中的两种重要墨法,写意山水多用破墨、泼墨,积墨也兼而用之。在笔墨结合的过程中借助水的作用,使得墨色浓淡相间,笔墨相叠、笔墨相应、虚实相生、气韵浑然而成。


墨法之妙在于用水,写意山水对于水的使用更是精研。《画谭》中说:“墨法,在用水,以墨为形,水为气。气行,形乃活。” 黄宾虹认为:“古人墨法妙于用水”,黄宾虹先生对于水与墨的运用更是有心得,在墨法上,黄宾虹先生总结出七种方法,即浓、淡、破、积、泼、焦、宿。黄宾虹先生认为,七种墨法在具体运用中可有取舍。他说:“七种墨法齐用于画,谓之法备;次之,须用五种;至少要用三种;不满三种,不能成画。” 我在创作中将黄宾虹先生的诸法应用,受益颇多。


山水画是中国画的重要题材,而中国大写意山水画是笔、墨、气、韵、形、意、势、境等综合要素的集大成之象。大写意山水画包容了中国画的诸多绘画理念和笔墨技法,因此,一个真正的画家必须要对山水画有研究,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正领悟中国画的真谛。“水因墨韵,墨因色醒”,则画可浑然天成。


 

著名画家吴马山水小品作品欣赏
鸿运当头系列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著名画家吴马山水小品作品欣赏
烟云系列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吴马作品 

东晋顾恺之说“以形写神”,“写神”作为一种艺术理念在中国绘画中具有重要意义。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