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环球财经文化

历代名家画奇石:姿态万千,赏心悦目!

陈洪绶 《米芾拜石图》 设色绢本 上海工美2007春拍 成交价836万元

“石奇含天地,趣雅意隽永”。

奇石是大自然散落的美,

是无声的诗,是不朽的画。

中国历代文人墨客对奇石情有独钟,

敬石、供石、赏石、写石、画石、

藏石之风更是层出不穷,

千百年来在我国形成了独特的石文化。

中国历代向有爱石之人,而以石入画者亦层出不穷,古之赵佶、米芾、陈洪绶,近之任伯年、溥心畬、吴昌硕等皆有专画奇石佳作传世。

【五代】

【宋代】

宋代是中国古代赏石文化的鼎盛时期,北宋徽宗举“花石纲”,成为全国最大的藏石家。由于皇帝的倡导,达官贵族、绅商士子争相效尤。于是朝野上下,搜求奇石以供赏玩,一度成为宋代国人的时尚。这一时期不仅出现了如米芾、苏轼等赏石大家,司马光、欧阳修、王安石等文坛、政界名流都成了当时颇有影响的收藏、品评、欣赏奇石的积极参与者。

宋微宗能书善画,尤其喜爱翰墨、花、石;他大兴土木,在皇城东北处隅筑万寿艮岳,《艮岳记》云:”石以土地之殊,风气之异,悉生长成,养于雕栏曲槛”。除了征用民间的庭苑花石来筑艮岳,还广征天下奇珍异石,选得六十五块,亲自一一予以封爵题写铭文并刻于石背,定名为“宣和六十五石”。

宋代大书画家米芾是闻名古今的第一石痴,他举止颠狂,人称“米颠”,他玩石如醉如痴,最有名的就是“米芾拜石”的故事。宋人叶梦得《石林燕语》记载,米芾初入州廨,见奇石便“呼为兄弟”,见之三拜九叩,“米颠拜石”一直传为美谈。他曾在涟水为官,因当地毗邻美石产地灵壁县,因而米芾藏石很多,上佳石子,他一一品题其名,藏于雅斋,“入玩则终日不出”。遇有石中珍品,他便藏于袖中,随时取出观赏,谓之“握游”。而且在相石方面,还创立了一套理论原则,即长期为后世所沿用的“瘦、透、漏、皱”四字诀。

赏石、玩石的胸襟与其性情一样阔达磊落,他仕途坎坷,颠沛流离,所到之处广泛收集奇石,得意失意,奇石总成知己,还写了许多咏石诗文。举凡山水景石、抽象石、纹理石、彩石等等,都是随兴所至,无甚拘束。以为“园无石不秀,斋无石不雅”,并首创以水圩供养、观赏纹理石。苏东坡多次提出以盘供石而不可将山水景石随意放置,此外还有“石文而丑”的论点。

一次,他在扬州获得两块奇石,一块为绿色,一块为玉白,石上山峦迤逦,有云穿于山脊,他十分珍爱,就借杜甫“万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诗句命名为“仇池石”。他将这双石置于案头,每日都要玩赏一番。苏东坡的这块仇池石,后来被好友、当朝驸马王诜看中,借走不还,苏东坡不让步,便提出王诜以大画家韩干所画二马交换,为了这件事,当朝几位名人都卷了进去。

【元代】

元代中国经济、文化的发展均处低潮,赏石雅事当然也不例外。书画大家赵孟頫是当时赏石名家之一,曾与道士张秋泉真人善,对张所藏“水岱研山”一石十分倾倒。面对“千岩万壑来几上,中有绝涧横天河”的一拳奇石,他感叹“人间奇物不易得,一见大呼争摩娑。米公平生好奇者,大书深刻无差讹。”这一时期,在赏石理论上无大建树,多半承袭了宋代的审美,元代很多书画大家在他们的绘画作品中都有经典的赏石题材。

【明代】

明清两朝是中国古代赏石文化从恢复到大发展的全盛时期。在这数百年间,中国古典园林从实践到理论都已逐渐发展到成熟阶段。明代著名造园大师计成(字无否)的开山专著《园冶》;明代天年间王象晋的《群芳谱》;明代李渔的《闲情偶记》;明代文震亨的《长物志》等相继问世。

明代大书法家米万钟也是个石迷,他的诗画名噪一时,在六合县当县令时,“自悬高赏”搜购雨花石。他家中贮石众多,公务之余,常于“衙斋孤赏,自品题,终日不倦”。他藏有18枚绝巧的奇石,分别以诗句命名,如“三山半落青天外”、“门对寒流雪满山”等,还请画家吴文仲作成《灵岩石图》,请胥子勉写成序文《灵山石子图说》,这是有摄影以前,中国最早的关于玩石的图片记载之一。他每请人观赏这些石子,都要“拭几焚香,授简命赋”,才叫书童捧上奇石,继而把客引至石斋,端出上乘美石,最后才从袖中亮出极品,可谓郑重其事。

【清代】

发展到明清时代,赏石活动一进入繁盛期,赏石家层出不穷。这个时期的赏石理论研究也不一般,石谱、石志有如纷纷问世。清朝的《观石录》和《后观石录》;蒲松林的《聊斋志异》中写的“石清虚”等;郑板桥爱石,画石,提出了石头丑而雄、丑而秀,发展了赏石理论……

陈洪绶 米颠拜石图 嘉德2010秋拍 成交价1176万元

米芾爱石,见奇者輙拜,此帧即写其颠状。人物长面丰颐,相貌奇古,躬背作揖,神情虔敬。衣纹屈笔劲勾,锋芒毕露,与石皴虽粗细有别,而峻嶒遒劲之趣一致。二小童一前趋,一后瞻,使画面又多了一重变化。陈老莲入住青藤书屋,已是四十多岁以后,故此图为其盛年所作无疑。曾多次出版,可称名品。

陈洪绶 米芾拜石图 设色绢本 上海工美2007春拍 成交价836万元

《米芾拜石图》,陈洪绶以米芾为主人公所创作的一件历史人物故事作品,在表现上独树一帜,具有鲜明的个性面貌。画面上方嶒崚玲珑不可名状的奇石下,米芾乌帽红袍,手持长笏,神色端庄,恭敬虔诚地对石拜揖。待从三人二背一正,恭手而立,肃然起敬的表情,增添了画面静穆肃然的气氛。将“米颠”狂放、戏谑精神世界表露无遗,全图体现出一种脱俗磊落的格局和气质。

《米芾拜石图》品相完整,保存良好,明朝的绢地,包浆散发出的时代气息,古色古香,令人神往。可以称为陈洪绶传世的绘画作品中的精作佳构,著名画家,鉴赏家的谢稚柳先生珍藏之品,并钤有三方谢氏收藏印章,弥足珍贵。

郑燮,郑板桥。“扬州八怪”之一,藏石、画石,且论石。他完善了宋人的赏石观,进而阐明:石丑,当“丑崦雄、丑崦秀”方臻佳品,“丑字则石之拮态万状皆从此出”。由此看来,米元章的四字奇石观,是很好的概括,苏东坡的“丑石观”进一步丰富了这一赏石理论,而郑板桥对苏东坡观点的肯定和诠释,则使之更加明确和深刻。

清 任颐 《奇石图 》116×50 cm

任颐(1840—1896),即任伯年,清末著名画家,“海派四杰”之一。

清 任颐 《奇石图 》局部

本幅《奇石图》作于1873年,为任伯年艺术创作盛期写奇石之佳作。作品写奇石一尊,并有长题于其上。题中言明黄昏之时,画家倾酒豪饮,突记起友人来笺索画,遂乘酒兴写成一诗一画,便是此幅。奇石以逸笔写出形态结构,笔墨疏朗柔韧,用线疏密、浅淡皆有法有度。石之皴法不宗任何一家,以逸笔散锋随兴扫之,呈大度洒脱之势。又用浓淡水墨区分石之阴阳向背,颇有明暗光线映照于石头表面上的光影转折之感。

清 任颐 《奇石图 》局部

画中长题以行草书体为之,笔法娴熟,内劲外刚,又见飘逸沉着。行笔迅捷而险峻,却无一丝虚浮骄纵之气,可谓清隽古雅,不激不厉。题末又说“似觉稍有逸致耳”显为谦语,从其中我们不难体会出画家自得意满之情。

清 任颐 《奇石图 》局部

题识:

幼读丹青引,略袭前人迹。胸襟贵磊落,夙有烟霞癖。萍水订知交,分笺来相索。昏黄倾罇酒,凭空已筹画。酩酊任挥豪,不日成一石。纵无岩穴泉,滴出玲珑隙。屹立示坚贞,独具真骨格。弗染纤尘埃,奚事莓菭碧。历久质不渝,视今犹视昔。泼墨溢天机,持赠莫予责。余性有嗜好,终宵秉烛,遣兴豪端。味青无癖,共论诗画。畅谭永夕,当亦受益良多。寒夜大醉,一诗一画,获成此幅。似觉稍有逸致耳。有识者其谅之。时同治昭阳作噩涂月六日灯下。伯年颐并记于沪寓。

【近代】

到了近代,张大千、沈钧儒等人都是赏石名家、赏石大家。从沈钧儒的曾祖父到沈钧儒的曾孙,上下绵延的七代人都爱石藏石,堪称世界收藏史上罕见的藏石世家。沈钧儒还曾把书房称为“与石居”,并题诗云:“唔生尤好石,谓是取其坚。至小莫能破,至刚塞天渊。深积无苟同,涉迹渐戋戋”。吴昌硕、张大千等人也将石头入画,创作出不少奇石作品。

梅石图

乙卯(1915)年作 苍松竹石 立轴 水墨纸本

乙未(1895)年作 兰石图 立轴 纸本设色

享誉世界画坛的现代画家张大千也酷爱收藏奇石,他客居美国洛杉矶时,曾在海滩上发现一块宛若一幅台湾地图的巨石,张大千视为珍宝,题名“梅丘”。1978年,大千移居台湾,友人将这块巨石运到台湾大千“摩耶精舍”,置放在“听寒亭”和“翼然亭”之间。而在他的故乡四川青城山,也有“听寒”和“翼然”两亭,其间也有块“梅丘”石。晚年,几经周折又得了一件泸州空石,令大师喜之不尽,张大千逝世后,人们将他安葬于“梅丘”巨石之下,这正如他生前所吟:“独自成千古,悠然寄一丘”。

1943年 米芾拜石 立轴 设色纸本

癸酉(1933年)作 梅石水仙 立轴 设色纸本

竹石牡丹 镜心

1966年作 梅石高士

1960年作 竹石图 立轴 设色纸本

丙戌(1946年)作 水仙寿石 立轴 设色纸本

1932年作 梅石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76年作 拜石图 镜心 设色纸本

“石奇含天地,趣雅意隽永”。 奇石是大自然散落的美, 是无声的诗,是不朽的画。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