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环球财经文化

谢之光的画曾经风靡了整个上海画坛!

谢之光(1900--1976),著名国画家,擅长人物、鸟兽、花卉等,尤擅仕女画,笔法采中西之长,别具一格。

谢之光14岁时师从周慕桥学习国画、油画,继后又师从于张聿光、刘海粟。

1922年,他年方23岁,便出版了第一张月份牌《西湖游船》。构思与技法非同凡响,取得成功。以后几幅作品引起工商美术界的注意。

《西湖游船》

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捷足先登,把他请入公司的广告美术部门。华成烟草公司为与其他烟草公司竞争,急需美术人才,也看准了这位新秀,出高薪请他担任公司广告部主任。当时谢之光一张广告画价值500大洋,他的兄弟姐妹全靠他供养。

南阳烟草公司《双美女》香烟商标原稿

谢之光 月份牌 镜片

他开设画室,招收学生,学生一次性交学费500大洋,拜师时还要办酒席。谢之光有一子一女,夫人叫潘锦云,娘家是开银楼的,人很开放,喜好跳舞、赌钱。

在旧上海,许多商业谈判在“堂子”(妓院)里进行,一个当时与玉堂春齐名的妓女叫芳慧珍,谢之光后期的作品大部分是她当的模特。

据谢之光女儿谢碧月介绍:后来谢夫人发现了谢之光与芳慧珍的关系,但她未与谢之光争吵,只理智地提出离婚,1930年的除夕之夜,谢之光下跪祈求:“还有两个孩子怎么办,别离婚”但潘锦云心意已绝,离家去了澳门,后嫁给了澳门一家糖厂的老板。

1930年谢之光和芳慧珍正式结婚,婚后芳慧珍仍和年轻时一样很少出门,而且她对谢之光的两个孩子很好。据谢碧月讲,她与继母很亲近。

谢之光晚年非常不幸,23岁刚大学毕业的儿子患了“血吸虫”病不治身亡,面对儿子的死亡,谢之光异常地坦然,甚至没有落泪,他说:“别怕,每个人都要去世的,我也会来陪你。”潘锦云每次回上海都会询问谢之光的身体状况,她与谢之光的妹妹相处得很好,每回上海都住在她家,得知儿子去世的消息潘锦云悲痛万分,重男轻女的她此后很少回上海,谢碧月只在30岁时见过生母一面。

谢之光晚年非常不幸,23岁刚大学毕业的儿子患了“血吸虫”病不治身亡,面对儿子的死亡,谢之光异常地坦然,甚至没有落泪,他说:“别怕,每个人都要去世的,我也会来陪你。”潘锦云每次回上海都会询问谢之光的身体状况,她与谢之光的妹妹相处得很好,每回上海都住在她家,得知儿子去世的消息潘锦云悲痛万分,重男轻女的她此后很少回上海,谢碧月只在30岁时见过生母一面。

谢之光晚年非常不幸,23岁刚大学毕业的儿子患了“血吸虫”病不治身亡,面对儿子的死亡,谢之光异常地坦然,甚至没有落泪,他说:“别怕,每个人都要去世的,我也会来陪你。”潘锦云每次回上海都会询问谢之光的身体状况,她与谢之光的妹妹相处得很好,每回上海都住在她家,得知儿子去世的消息潘锦云悲痛万分,重男轻女的她此后很少回上海,谢碧月只在30岁时见过生母一面。

在作画上他从有法到无法,狂放不羁。他以纸团、竹筷、调羹当画具,随意泼洒,略加点划成画,所画天趣盎然,为人所宝。人们向他求画,他随画随送不取报酬,故自号“白弄山人”,以为自嘲。没有钱了,他就画年画,有钱了就画国画。

谢之光老年时候,是在生活中不会花钱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很穷,73岁时他从橱窗里面看见蛋糕,很想吃,却没有钱,年轻时每月曾赚几千大洋的他却连8毛钱的蛋糕买不起,为了生存,他甚至每幅画只取20元钱。

谢之光老年时候,是在生活中不会花钱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很穷,73岁时他从橱窗里面看见蛋糕,很想吃,却没有钱,年轻时每月曾赚几千大洋的他却连8毛钱的蛋糕买不起,为了生存,他甚至每幅画只取20元钱。

谢之光晚年患肺癌,在生病期间,刘海粟等画家都去看望。临去世前一个月他仍在作画,画得特别多,人们排队索取,子女们劝他,他说,我没病,一定要画,实际他已经知道病情了。

1976年9月12日晨,谢之光逝世。由于毛泽东刚去世才三天,尸体要过一个星期才能火化。1976年10月4日,芳慧珍去世。

谢之光的后半生全身心创作国画,成为上海著名国画家之一。他青年时代在月份牌广告上的成就是上海广告美术史上相当精彩的一页。


谢之光(1900--1976),著名国画家,擅长人物、鸟兽、花卉等,尤擅仕女画,笔法采中西之长,别具一格。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