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环球财经文化

明清画坛 四大才女

古代闺阁画家是中国画史上靓丽的翰墨风景。囿于传统文化生活环境,以及礼教道德规范等因素,有关古代女性画家的记述及其作品未能大量流传,从传世的闺阁画家作品中,我们可以感知这些足不出闺房的才女们倾注的真情实感和女性特有的细腻温婉的情愫。明清时期,由于城市经济的发展和思想的变迁,闺阁画家创作获得了空前的发展,虽然与男性画家相比,女性绘画尚缺乏创新意识,但她们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敏感、真挚,对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自然风景有着不同于男性的观察与描摹,对自然色彩、构图形式和生命状态的关注,也远较男画家深入,其表现出的意境韵味及艺术生命有着独特的不朽魅力。

生活于晚明的文俶、明末清初的李因、清后期的廖云锦、清末的程蕙是明清时代具有代表性的闺阁画家。四位才女兰心蕙质,以秀逸之笔洗净铅华,于闲花静草、花鸟蝴蝶、山水景物之中寄寓人生,展现生活,彰显生命意义。欣赏她们的画作宛如品啜香茗,清香盈脑、心旷神怡之时,可以触摸到她们真实的心灵世界。

名门之后文俶

生活于晚明时期的文俶(1595~1634年),字端容,号兰闺画史,长洲(今江苏苏州)人。出生于翰墨世家,禀性聪颖,她是“吴门四家”之一文徵明的玄孙女,其父文从简亦是晚明颇有成就的书画名家。文俶嫁于同乡著名文字学家、书论家赵宦光之子赵均(1591~1640年,字灵均,明代金石学家)。她擅画花草虫蝶,勾勒精细,鲜妍生动,信笔点染,皆得性情;亦画苍松怪石,老劲有神;兼绘仕女人物,皆精妙绝伦,吴中闺秀特推重之。明末钱谦益评价其:“点染写生,自出新意,画家以为本朝独绝。”清代张庚在《国朝画征续录》中赞誉:“吴中闺秀工丹青者,三百年来推文俶为独绝云。”

《花鸟图》

文俶的代表作,纵78.5厘米,横49.5厘米,纸本设色。崇祯四年(1631年)作,时文俶37岁,此画为其晚期的工笔佳作。

画面清新淡雅,意境清远隽秀,工笔精致传神,敷色清雅妍媚。所绘一枝海棠花枝斜入画面,上下茎干虬劲,叶脉纹理清晰,绿叶中白花绽放,明媚动人;一只禽鸟栖于枝头,形神毕肖。画面构图简洁明快,素净清爽。花、叶、枝皆以没骨法敷写,柔润清秀。禽鸟刻画尤为精工传神,色彩清丽绚烂,羽翼富有质感。背景虽不着一物,却蕴秀含雅,极具典雅醇美之韵味,从中可见文氏家法细润文雅的画风。画左下角题识“辛未小春天水赵氏文俶”。钤有白文“兰闲彤管”、朱文“文俶端荣”两印。辛未,即崇祯四年(1631年),时文俶37岁,此画为其晚期的工笔佳作。

据史载,文俶在花鸟画创作上始终孜孜不倦,她曾用4年时间悉心描摹内府收藏的《本草纲要》中草药插图千余幅,并对照婚后所居寒山中自然界的花草写生,绘有《寒山草木昆虫状》图幅上千。她传世作品中所绘禽鸟、花草皆能曲肖物情,点染生趣,笔墨或清秀绢丽,或苍润朴劲,机巧变化,摇曳多姿,隽逸传神,不逊同时代的男性画家,堪称闺阁女画家中的一朵奇葩。

闺阁翘楚李因

流离于明末清初的李因(1610~1685年),字今生,号是庵、龛山逸史、海昌女史,钱塘(今杭州)人。出身贫寒,早年为江浙名妓,资性警敏,耽于读书,常“积苔为纸,扫柿为书,帷萤为灯”,苦学成才。后嫁崇祯进士、光禄寺少卿葛征奇为妾。擅墨笔山水、花鸟,自比唐代王维。山水初法宋人米芾、米友仁父子,多用水墨点染,“以烟云掩映树石”,亦宗法明中晚期徐渭(字文长)、陈淳(字道复),写意渲染,苍老无闺阁气,又以自然为师,于形似之外求其神韵,在中国古代女画家中别具一格。

《群峰霁雪图》

李因别具特色的作品之一,纵31厘米,横27 厘米,绢本设色。顺治九年(1651年)作。 

此图墨色苍润简括,色彩淡雅柔和,景色明媚怡人。所绘春雪初霁,天穹明净,远处白雪覆盖的山峰丘峦起伏,绵延逶迤,峰头点翠,左边山下丘陵树木参差,杂花生树;山脚下一条大河横穿,河面宽阔,波光粼粼;近处依水岸建有木屋两间,屋顶白雪皑皑,屋内轩敞几净,几间竹窗敷以红色窗纸;左间屋内两人,皆青衣幞头,一人坐于靠窗边的红木桌旁,一留胡髭老者正在屋前与划船而至的渔翁交谈,渔翁站在船头,青衣白裤,头戴斗笠,手中提着一尾青鱼,屋右岸边小路上一人手提竹篮,弯腰踏雪朝木屋走来;路旁两侧盘石嶙峋,古树苍翠,雪压枝头,枝头红花娇艳,透出早春勃勃生机,使人不禁想起初唐诗人岑参《白雪歌》中所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生动景致。

据画中题识可知,此画卷绘于“壬辰”年,即顺治九年(1651年),时葛征奇已逝世7年,孤零孀居的李因虽四壁萧然,穷困凄凉,然贞洁自守,“沈郁抗壮,一往情深,有烈丈夫所难为者”。她以纺织为生,兼作画自给,虽历经顺治、康熙两朝,却始终以明人自居,在画中从不署清代年号,此画亦只署“《群峰霁雪》。壬辰首夏写,李因”。其后期诗画,意境幽深宏阔,格调沉郁旷达。据画史载,李因“每遇林木孤清,云日荡漾,即奋臂振衣,磨墨汁升许,劈笺作花卉数本”。她经过不懈努力,最终在艺术上避开了女画家构图狭小、笔致纤弱等弊病,以潇洒随意及疏爽隽逸的艺术风貌备受时人赞许,清人窦镇在《国朝书画家笔录》中赞其画“苍古静逸……极有笔力,无轻弱态,当时名誉甚隆,真闺阁翘楚也”。

这幅画虽为李因于明亡后所作,然描绘早春初雪放晴之景,境界阔达,意境幽静淡雅,格调明净舒朗,是李因后期山水画中难得的壮美之作。此画不仅构图灵活疏朗,布局自然和谐,用墨“浅色淡墨之痕俱化”,有宋代米氏风韵,而且用笔谨严有度,写意、工笔相糅,木屋细笔工致,山峰、丘峦、苍树、人物、渔船、水波、雪花点画凝练,皴法自然,萧散闲逸颇有陈道复遗意。同时,笔墨明润秀雅,清劲圆润,以苍秀入格,注重师法造化,追求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之境,丝毫无女子的纤弱之气,潇洒率真近似徐文长,有文士隽爽磊落之风,是闺阁翰墨精品。

袁枚女弟子廖云锦

活动于清嘉庆、道光年间的廖云锦,字蕊珠,号锦云、织云女史,青浦(今属上海)人。是清代著名文人袁枚的女弟子。清人蒋宝龄在《墨林今话》中记载:“织云幼随父之合肥,即喜握管作花鸟,后归泗泾马氏。所居读画楼,朝夕点染,临瓯香以上诸名迹。骎骎入古,艺遂独绝。中岁嫠处,悒郁不自得,益借笔墨以抒其岑寂之抱。”从廖氏传世作品可知,廖云锦是晚清颇有成就的女画家,工花鸟,宗法恽寿平,不以笔墨勾勒轮廓线,直接上色点染,所画物象自然生动、脱去尘俗,于妍丽中具秀骨,笔墨间露清姿;亦兼善山水,墨兰亦工绝,所作水仙文石学宋人法,清韵优雅、别具一格。

《丹丘彩凤图》纵134厘米,横65厘米,纸本设色。嘉庆乙丑年(1805年)作。

《丹丘彩凤图》是廖云锦传世佳作之一,画面意境幽静隽永,墨笔淡雅柔和,设色清新明丽。所绘红、白两种凤仙花六株,花茎挺拔劲峭,枝叶淡绿;枝叶间花团锦簇,花瓣圆硕,宽卵形萼片间有疏短茸毛,色泽明艳,或娇红如绯颜,或粉白似雪锦,桀然多姿,傲然竞放。花树间绘突兀嶙峋的太湖石,色泽灰白,浑穆古朴,玲珑剔透,以此衬托秀拔灿丽的凤仙花,便觉情趣盎然,超凡脱俗,令人赏心悦目之时神思悠悠。画右上题识:“丹丘采凤图。丹穴文章奇化工,分将颜色眩秋风。采云一枕游仙梦,飞入蓬壶阆苑中。嘉庆乙丑夏午月初吉,织云女史写。”钤朱文“云锦”“仙霞老人”二印。嘉庆乙丑,即公元1805年,时廖云锦约三四十岁。

此画构图布局新颖别致,笔墨工整爽隽。凤仙花构形毕肖,追求形似与神似之间,花头、翅、尾、足翘然形似凤状,妍丽俊秀。中间插以造型瑰奇的太湖石衬景,太湖石呈“瘦、皱、漏、透”之形态美,石面渲染的阴阳面丰富多变,虽占据大幅画面,然并无喧宾夺主之弊。画法上仿清初著名画家恽寿平的“没骨花卉”,以潇洒秀逸的用笔直接点蘸颜色敷染成画,花瓣以五彩晕染而成,花红而不艳,粉白而不俗,清丽淡雅,用笔含蓄而不见笔痕;叶片注重阴阳向背的表现,叶片之间具有层次感。笔墨苍劲放逸,但又不失规矩和秀润之美,有宋代文人画风韵。

画格如人品,廖云锦被清代著名画家改琦(1773~1828年)誉为“一豪侠女公子,生平屡散千金,不自为计”。画为心声,她的性格也决定了她的画韵,使她在同时代的女画家中出类拔萃,成为中国书画艺术史上颇具魅力的闺阁女画家。

清远卓立的程蕙

身处清末乱世中的程蕙,号西泠女史,浙江杭州人。工花卉,与清末宫廷女画家、慈禧太后绘画老师缪嘉蕙(字素筠)齐名。其流传的作品有花卉、人物等。这幅《霜菊含秋图》纵127厘米,横48.5厘米,纸本设色。所绘嶙峋怪石间秋菊傲霜竞放,花团锦簇、争奇斗艳。菊花花叶舒展,花朵繁茂,绚灿多姿。花蕊、花瓣分以粉、红、黄、白、紫、蓝诸色点染而成,工致细腻,柔和鲜艳,明净典雅;菊叶则以浓淡不同的浅蓝染出叶面,复用本色勾出筋脉,生动传神。山石以写意之法勾勒,墨色浅淡,皴擦均匀,颇具清远冷寂的效果,以此衬托菊花,使人不禁想到明代著名文学家李梦阳笔下所咏的孤直高洁的秋菊:“不随群草出,能后百花荣。气为凌秋健,香缘饮露清。细开宜避世,独立每含情。可道蓬蒿地,东篱万代名。”画左上角题识:“瘦茎叶叶带霜气,繁花片片含秋清。黄鹅紫凤娇欲舞,金幢玉节纷相迎。庚子秋九月仿北宋徐崇嗣赋色法作于韵红楼。西泠女史程蕙。”钤有白文“程”、朱文“蕙”两印。

程蕙《霜菊含秋图》

纵127厘米 横48.5厘米 纸本设色 清光绪庚子年(1900年)作。

据画中题识可知,程蕙此画“仿北宋徐崇嗣赋色法”。徐崇嗣是北宋初年著名画家,其画初承家学,因不合当时院体画程式和风尚,遂自创新体,所作不用墨笔勾勒,而直接以彩色晕染,世称“没骨图”,亦称“没骨花”。北宋郭若虚所著《图画见闻志》云:“(徐崇嗣)其画皆无笔墨,惟用五彩布成。”细观此画敷色,作者可谓深得徐崇嗣没骨花卉之神韵。画中菊花枝茎与花朵皆用没骨画法,以潇洒秀逸的用笔直接点染,花瓣、花蕊很少勾勒,以水墨着色渲染,用笔含蓄,明丽简洁,有文人画的清致韵味。画法工整纤丽,力求活色生香,有“惟能极似,与花传神”的效果,精巧艳丽中又映射出女性画家特有的温雅和细腻。

此外,作者善于调匀用色,点染并用,色彩匀厚多变,柔美秀雅,白菊花之清新、黄菊花之淡雅、红菊花之娇艳,以及蓝菊叶的素淡,山石的浅晕,等等,创造出一种明丽灿烂、赏心悦目的隽永之境,从中亦可见清初“没骨花卉”名家恽寿平对其绘画的深远影响。

此画作于“庚子秋”,即公元1900年秋,时值清末国势阽危、民不聊生之时。作者身为柔弱女子,目睹艰难时世,于此时绘寒秋菊花斗霜图,显然是以孤高贞洁的“花中君子”菊花不畏严寒、傲霜斗雪的品性自誉,题识中所书恽寿平《花卉图册》中的“瘦茎叶叶带霜气”咏菊诗,更是寄托了其清远卓立、伤时不屈的巾帼情操。

以上四位闺阁才女,画如其人,人如其画。绘画传达的是古代知识女性的心声,为不言者立言,可以说,有赖于这些传世佳作,我们得以真正认识到古代柔弱女子内心的真实情感和古代闺阁画家的品格、尊严和韵致。

生活于晚明的文俶、明末清初的李因、清后期的廖云锦、清末的程蕙是明清时代具有代表性的闺阁画家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