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环球财经体育

中国女排时隔八年再次夺得亚运会冠军 世锦赛才是压轴“大戏”

 


  在这次亚运会的女排赛场上,曾发生过不少有趣的场外花边。比如,由于赛会的实体票并非采用现场打印的方式,而是得在印刷厂里全部完工后再由专车一一派送到场馆,在“忽晴忽雨”的雅加达大堵车的作用下,观看头一天女排比赛的观众好些都只能“无票入场”。又比如,由于某些场次的战斗结束得太过电光石火,有些被拥堵交通小小整了一下的观众,甚至连一眼比赛都没瞧见。但无论如何,在这片被投以众多关注的赛场上,无悬念笑到最后的还是中国女排的姑娘们。

  决赛中以3比0完胜泰国队后,中国女排在本届亚运会上八战全胜、不失一局,时隔八年再次夺得亚运会冠军。

  此次是朱婷首次登上亚运会赛场。四年前的仁川,中国女排之所以会与亚运五连冠失之交臂,除了亚洲劲敌韩国队的阻击外,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当时是一个兵分两路作战的状态:主力出征意大利世锦赛,仁川亚运会则由二队征战。这也是为什么,此番竟会是朱婷的亚运会初体验(四年前她是随队去参加世锦赛的成员之一)。到目前为止,除了世锦赛冠军外,朱婷已经拿到奥运会、世界杯、大冠军杯、亚锦赛、亚运会冠军。“无论什么比赛,获得冠军都很开心,但这次亚运会夺冠,内心还是有比较特别的感觉。”

  不过在郎平指导看来,亚运夺冠固然可喜,但中国女排的前进道路上依旧是强敌环伺。“我觉得差不多,我们还是世界排第六、第七的水平,没有太大变化。因为跟世界强队比,我们在某些环节还是有些差距的,这就需要我们在接下来的训练、比赛中去积累、进步,去接近世界最强的那些队伍。”

  世界最强的那些队伍,将在月底开幕的世锦赛上,与中国女排开始又一周期的过招。作为国际排联三大赛之一,也是东京奥运周期的第一项大赛,这次世锦赛的意义和分量不言而喻。“我觉得最近我们整个在小的技术环节方面还是有进步的”,尽管亚运会算不上真正的试金石,但郎平认为,这片舞台还是给球队带来了一些新的进步和改变。

  在即将来到的女排世锦赛上,中国队落座B组,同组的还有意大利、土耳其、保加利亚、加拿大、古巴。在郎平看来,这又将是一次“死亡之组”的历炼。“今年世锦赛分组,从A组和我们B组来讲,要拿前三名真是要杀出重围才行,是死亡之组。所以我们都在琢磨着怎么能先冲出去晋级。”

  郎平无暇个人“虚”纪录

  如果中国女排能在今年的世锦赛上夺冠,那郎平将成就一项个人纪录:成为世界排坛第一个以球员和教练身份都拿到双大满贯的人。当然,这些都是旁人的“瞎操心”,总在为球队奔忙、恨不能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花的郎平指导是不可能有精力去主动关心这些的。

  “我觉得那不是我的目的和目标。这是一个集体项目,如果我真能拿到这么多(大满贯),这个双那个双的,其实挺幸运的,但那不是我的目的。我希望球队能取得最好成绩,球员能实现她们的梦想和目标,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就像有人说的,四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的,我还能站在这里,还能在国家队跟这些小球员一起,我觉得也是我的荣幸,也感谢总局领导和排管中心给我这个机会。”郎平说道。

  实际上,尽管再不是需要亲身上场的年纪,但在率领中国女排走南闯北征战的这些年里,郎平一直扮演着最核心的“中央处理器”的角色。对手的技术特点是什么,短板在哪里,临场套路该怎么安排,又能为队员们提前预告哪些可能发生的“意外”……这些最精细的分析与战术布置,历来都是靠郎平先“吃透”了,再给女排姑娘们一一传授、布置。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女排的姑娘们换了一茬又一茬,但综合实力从不会“跑偏”的缘故。

  以亚运会女排的决赛前夜为例,哪怕对手是看起来并无多大杀伤力的泰国队,郎平还是又习惯性地熬了半宿,制定御敌攻略。“那天我们回到(亚运)村里就很晚了,接着要马上准备打泰国,我不希望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作为教练有疏忽,就重新把泰国队准备了一下,研究她们的轮次、个人进攻、发球特点。因为第二天一早要要在浓缩后把视频给球员们看,还要做备战计划,所以必须要在凌晨做完。”

  郎平很清楚,自己是整支队伍的主心骨,所以当在给队员们提着高标准、严要求时,她一定会更“严于待己”。在亚运会决赛前夜熬的那半宿,只是郎平日常生活中的常规项,而像为了接受采访来不及吃饭、洗澡便要奔赴机场的事,也只不过是她寻常事项中的“之一”罢了。在由雅加达通往东京的路上,这位女排传奇人物还将以一股不放松的精神,继续率队奔袭。

  阵容磨合显亮点

  在巨星光环的作用下,谈及中国女排,人们总容易习惯性地对朱婷投以更多关注。但其实,后者早已是队内的攻防核心,阵容仍需打磨之处是落在了别的位置上。而通过本次亚运赛场的试炼,人们也确实从中看到了一些新的亮点。

  新星李盈莹在本次亚运会上“吸粉”不少。在经历了世界联赛时的那段起伏期后,这次她的进步还是较为明显的,尽管在一传和拦网稳定性上仍有短板,但替补登场敢于发挥,尤其是在半决赛和决赛这样的关键性场次中临危受命,接连打出了高水平。一定程度上,李盈莹已渐渐能撑起朱婷的对角。“打这种大赛,来回球会多一些,作为年轻球员在场上遇到这种情况,容易打得不是特别耐心,也显得经验不足,不过现在自己在这方面有了一点进步。”李盈莹说,这枚亚运会金牌让自己的信心较之前足了不少。

  与李盈莹一样让人眼前一亮的还有同属“小字辈”的龚翔宇。本届亚运会,在曾春蕾出现伤病的情况下,这位小将成为了接应位置上的顶梁柱——如今的她让人看到了更多全能型接应的潜力。

  不过,在中国女排关键二传位置上的试炼,却仍得继续骑驴看唱本。去年8月,在参加完天津全运会后,魏秋月正式宣布退役。随着魏秋月的退役,原先的替补二传丁霞走上前台,但从今年的世界女排联赛中可以看到,她的状态仍容易起伏。此次亚运会赛场,丁霞虽说打出了中国女排主二传应有的水准,但考虑到对手的实力,真正的考验恐怕还是得到月底揭幕的世锦赛上才能见真章。

  世锦赛+精英赛 连夜回国兵分二路

  除了“最强势夺冠集体项目”这个名号外,中国女排还担当着此番中国体育代表团队内的另一项“最”——最赶路的队伍。

  拿完冠军,姑娘们先回亚运村收拾行李,然后带着大包小包返回赛场参加颁奖仪式,此后直奔机场返回北京。等回到首都,仍旧是马不停蹄的节奏,她们兵分二路,一队人随郎平前往北仑备战于月末开幕的世锦赛,而另一队人马则由国家队助理教练安家杰带领,只在京停留十多个小时,便前往瑞士参加于9月4日开战的女排精英赛。

  这回出征雅加达,中国体育代表团主打年轻牌,阵容中仅有18位奥运冠军,其中近半壁江山都出自中国女排。有人说,这明显是吸取了上届仁川亚运会“三大球”颗粒无收的教训,女排派出全主力阵容,既是对金牌志在必得,也是给足球、篮球两大项减压。最后,女排姑娘们自然是不负使命,不过看着她们赛程密集、连番赶路的样子,确实也让人对她们的职业精神感到佩服。

 这次的女排精英赛在瑞士蒙特勒举行,从赛会官方公布的信息来看,中国队的首场比赛被安排在北京时间9月4日晚上10点半,对手则是东道主瑞士女排。另外,从官方公布的名单信息来看,朱婷、丁霞等多位核心球员的名字并未被列出,中国队的队长一职被交托到了曾春蕾身上。赖亚文担任此次的领队。

  官方给出的参赛20人大名单为:主攻位置张常宁、刘晓彤、李盈莹、刘晏含、段放;副攻位置袁心玥、高意、王媛媛、杨涵玉、胡铭媛;接应位置杨方旭、龚翔宇、曾春蕾、吴晗;二传位置刁琳宇、姚迪、孙海平;自由人位置林莉、王梦洁、孟子璇。当然,尽管名单中有张常宁、杨方旭两位的名字,但之前她俩均因伤错过了亚运会,所以届时会否真的“复出”,还需观望。

  2018年瑞士女排精英赛将于9月4日至9月9日进行,比赛分小组赛、淘汰赛两个阶段进行。从分组来看,中国队与意大利、东道主瑞士、传统强队土耳其同处A组。B组则有巴西、喀麦隆、波兰和俄罗斯。有些巧合的是,在将于9月底开幕的女排世锦赛上,中国队的同组对手中也有意大利和土耳其。从这一点来说,此番瑞士精英赛倒是一场提前的遭遇战和练兵。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