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品牌
环球财经市场品牌

对话北信瑞丰基金庞文杰:浅谈科技股投资逻辑及GARP策略的实用性

在最近几个月的震荡行情中,与科技股相关的中证信息技术指数、中证半导体产业指数都实现了正收益。随着我们熟知的互联网、科技明星公司纷纷上市,科技板块在投资版图中的地位日益凸显。随着明星公司大量上市,更多投资者通过基金入市,基金经理成为基民投资优质股权的中枢。在最近与北信瑞丰基金经理庞文杰的交流中,他向我们介绍了科技股的投资框架与选股逻辑,以及他对于GARP策略对于A股投资适用性的看法。

庞文杰,硕士学历,历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助理,北京合正致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研究员,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助理研究员,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部医药研究员,于2019年1月加入北信瑞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公司权益投资部基金经理。

记者:科技投资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但同时也有不低的门槛,你是如何理解科技投资的机遇和挑战的?

庞文杰:科技股投资的门槛确实比较高,尤其是跨领域的科技投资,而且技术的更迭也非常快速,有可能今天的创新技术,明天就被更新的技术颠覆掉了,所以对于技术的理解就非常关键.我在研究某一项科技创新的时候,最常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技术的物理极限在哪里?我们投资一个新兴技术,肯定是更看重它的未来,可能这个技术现在并不完美,甚至可能还不具备实用的可能,但是如果它的理论极限远超现有技术,那么这种技术的实现和推广就只是时间问题,这也是所谓的第一性的思维模式。当然,我们除了关心技术的极限也即终点问题,同时也关心达到终点的路径,这就需要对技术的发展持续跟踪,但是对技术的终点只要判断对了,那这项投资就大概率是成功的。

记者:你更看重科技公司什么特质?

庞文杰:科技公司最重要的就是研发能力,而我更青睐于那种平台型技术的公司,这种公司的研发的延展性很强,也使得其未来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记者:如果在投资科技公司的时候让你选一条最重要的逻辑,你会选择什么?

庞文杰:公司研发核心对创新的理解很关键,这可能是个非常感性的东西,很难有量化的指标体现出来,但正如我上面所说的,判断一个公司研发的核心人物是否值得投资的关键,也是判断其是否具备第一性的思维方式,简单举例就是Elon  Musk经常说的物理的思维方式,具备这样思维方式的人,会从一些基本原理出发去演绎推理问题,从而脱离现有框架的束缚,去产出一些颠覆性的创新成果。

记者:科技成长的投资一直给人以高波动的印象,你如何控制风险、优化持有人的投资体验?

庞文杰:科技股投资的收益和风险其实都来自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即使我们通过深度的研究和分析,确认了技术发展的终点,但其中的实现路径也有可能超乎想象的曲折,甚至不排除中途证伪我们的推测的可能,这就会给投资带来巨大的风险,所以,一方面,在投资过程中对产业发展的紧密跟踪至关重要,要对发展路径的每一步都有比较清晰的判断,另一方面,在公司预期较低的时候以合理的价格买入也能使得我们更加从容的长期持有从而分享成长,这也需要有超越市场的前瞻深度研究预判。

记者:19和20年都是投资科技的大年,那么在21年推动这波涨幅的原动力是什么?

庞文杰:今年乃至未来几年科技股的投资跟过去两年将会有明显的不同,未来的中国科技产业发展,是在中美科技竞争的大背景下发生的,这样的科技竞争相比于过去的科技发展来讲,将更加硬核和残酷,甚至说在很大程度上这样的竞争我们只能成功,以前的科技发展可能我们还主要发展一些非核心技术,比较能够快速见到商业利益的创新,甚至所谓的商业模式创新来发展,那么未来几年,一些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将更多的得到关注和发展,比如半导体、医药、军工等领域的关键环节和原材料。这样的中美科技竞争对促进全人类的技术进步可能都是有所助益的,如果我们把战争也理解成为一种国家间竞争的形式的话,像一战、二战、美苏冷战期间的星球大战计划,其实都对后续的技术发展有着突飞猛进推动,我对未来的中美科技竞争持乐观态度,这期间所迸发出的创新力量甚至有可能直接推动新一轮康波周期的启动。

记者:你对今年科技方向机会怎么看?

庞文杰:今年和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科技创新的机会都会主要存在于中美竞争的领域,比如半导体、新能源、新基建等。

记者:后疫情时代,医药行业是否继续景气?接下来的医药板块是否会有所不同?

庞文杰:医药的景气度肯定会长期维持,这是由人口因素决定的,但是未来的医药板块内部结构也会出现分化,一些疫情贡献比较大的子领域增速可能会边际放缓,这取决于疫情未来的发展和最终终结的形式,但是医药中的创新领域将会持续保持景气,在适当的时候也会有不错的投资机会。

记者:国产替代,这是影响半导体行情的核心因素之一,那么美国对中贸易政策的变化在疫情后对半导体影响有多大呢?

庞文杰:目前来看,美国的贸易政策跟中美的科技竞争将会分离,两国关系未来一段时间的主题将是在能合作的领域合作,比如贸易、气候变化等,在该竞争的领域竞争,比如科技,其实中美的贸易政策未来如何变化对科技尤其是半导体的影响已经不打了,这是我们必须发展的战略领域。

记者:GARP策略和成长策略、价值策略有什么区别?

庞文杰:GARP策略可以理解为成长策略和价值策略的一种融合,在注重成长性的同时兼顾价值。

记者:GARP策略其实是价值和成长深度的结合。那北信瑞丰基金在GARP策略上有什么创新举动呢?

庞文杰:我们北信瑞丰基金是投研深度融合新锐资管机构,我们的基金经理本身都有多年、多行业的研究经验,同时也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我们的大部分研究员也是对价值行业和成长行业混合覆盖,这样对价值股和成长股的特点和估值体系都比较熟悉,通过这种跨行业的比较和投研密切的沟通,我们更容易找到市场上相对低估的板块和个股来进行投资。

记者:为什么您觉得GARP策略特别适合A股?

庞文杰:首先,A股基本都是中国的公司,那么作为全球第二且还保持较高增速的这么一个经济体,中国的公司的成长性整体来看可能是全球最高的一个群体,同时作为有着14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每一次在这个国家发生的创新,所带来的的未来的机遇都会是巨大的,所以作为投资成长股的GARP策略,中国无疑是最好的投资地,A股无疑是最好的投资市场;同时,A股由于相对于欧美成熟市场来讲,发展时间较短,参与者结构也跟成熟市场有较大差别,所以通常会显得更加情绪化,在这种情绪化的过程中,经常会有被市场忽视的投资机会出现,这其实就为GARP策略的投资者带来了很好的介入机会。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