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环球财经公司

牧原股份:在“猪周期”底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新华财经郑州1月7日电(记者 李丽静)2021年,我国生猪行业整体不景气。展望2022年,牧原股份首席战略官、董事会秘书秦军表示,公司将通过内部挖潜、向下游产业链延伸等方式,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如何看待2021年“猪周期”低谷?

2021年生猪行情跌跌不休,从年初的旺季生猪价格35元/公斤跌至12月26日的全国生猪均价16元/公斤;从年初的一头仔猪高达2000元演变成目前新生仔猪白送的极端现象。这导致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等龙头猪企,以及中小养殖户经营成本压力陡增。对比2020年多家猪企业绩暴增情形,牧原股份如何看待2021年的“猪周期”低谷?

牧原股份的一位高管告诉记者:“大家都忽视了农业农村部发出的广大养猪场户高利润阶段已经结束的提醒。从心理上,可能更倾向于相信非瘟疫情严重、养猪业受灾严重等片面消息,从而在战略层面做出错误判断,没有及时做出调整。2021年猪价下跌有以下两种原因,一是养猪数量增多,二是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大众消费能力削弱,猪肉消费需求减缓。“

在召开的2021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秦英林表示,公司从2006年成立到现在,投资总量连年增长,尤其是固定资产投资较大,而在产比例却不高,存在“小马拉大车”的现象。

牧原股份2020年在生猪养殖项目投入400亿元,2021年投资缩减至300亿元。公司及时调整资金使用方向,避免了“猪周期”低谷的盲目扩张。二季度以来,公司放缓扩张步伐,计划为2022年的低谷预留部分资金。梳理生猪行业龙头企业的业绩表现,仅有牧原股份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盈利,其前三季度总营收为562.82亿元,同比增长43.71%,净利润87.04亿元,同比下滑58.53%,而温氏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净利润均亏损。

陷入舆论漩涡

年初内乡养猪场的土地风波、在利润高点发行可转债、3月遭大V质疑导致可转债发行受阻、7月迎接河南证监局“双随机”检查、12月商票逾期和评级展望下调等一系列事件,让曾有“猪茅”之称的牧原股份被舆论高度关注。

对此,秦英林认为,养猪行业处于周期底部,市场关注企业现金流并提出质疑是正常现象。生猪行业特点是生猪、原粮和饲料流动性非常强。他补充道:“现在公司规模很大,如果出现较大资金缺口,或很难获取足够的援助。每一个养猪周期底部,公司资金流都略显紧张,因公司资金一般都是用于自身经营发展,并没有储备太多资金。牧原股份经历过6个猪周期、5个低谷期,现在出栏量接近4000万头,现金流情况有所改善。“

秦军对新华财经记者说,“养猪在价格端体现差异不大,但是我们在成本端持续发力,长期利润率、资本回报水平便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也确保公司在‘猪周期’底部抗压能力较强。”

对于被各种舆论围绕,秦军也反思说:“2021年的舆情压力暴露出牧原股份在快速发展中的不足之处。例如商票逾期事件,虽涉及技术操作问题,但也和牧原股份业务增长过快,财务队伍年轻且业务不熟悉,以及内部管理系统不完善有关。”商票事件发生后,牧原股份第一时间与持票人、银行积极沟通处理。截至12月7日,已完成票交所公告所有逾期票据的兑付工作。同时公司出台内部管理制度,规范票据业务,与票交所联合举办票据信息披露业务培训,为相关人员赋能培训,提升业务能力。

低成本等待新周期

研究报告显示,“猪周期”拐点有望在2022年年中出现。牧原股份的判断是现在基本处于底部区域。春节前依然会出现供需两旺的小高潮。但此后不排除出现季节性回落,或回落到12元/公斤左右。

据介绍,四季度牧原股份整体养猪成本已降至14.7元/公斤,相比于15元/公斤的猪价,盈利空间较小,公司2022年将继续加强成本控制。

2021年底,牧原股份预计建成生猪养殖产能将超过7000万头。秦英林说:“2021年,有一批次的猪(3800头)的全成本价是10.2元/公斤,料肉比是2.32,而丹麦前25%的猪企的料肉比是2.53;上市日龄,我们是174日龄达到144公斤,丹麦前25%的猪企的成绩是154日龄达到114.5公斤。”

由于上述指标不低于世界上最先进的养猪国家的前25%的猪企,对于2022年降低成本,牧原集团抱有积极乐观的态度。“降低成本即增加利润,而且我们已经有成功的先例,技术上是可行的。”秦军说。

2018年至2019年,受非洲猪瘟影响,国家提出生猪养殖从“调猪”向“调肉”转变。牧原股份积极响应相关政策,拓展屠宰相关业务。

牧原集团副总经理、屠宰事业版块负责人秦牧原表示,公司现在已建、在建屠宰厂共14个,对应14个生猪养殖场。这14个屠宰场历经三代创新设计,目前研发的第三代屠宰场,用工大幅度减少,资金投入更少,智能化程度更高。

目前,牧原股份在河南省内乡县、正阳县建设的两个屠宰厂已经投产,产能达400万头。2021年牧原预计屠宰生猪296万头,产能利用率74%。另外约有2000万的屠宰产能会赶在春节前释放。截至2022年年底,牧原的屠宰产能将达到2800万头。

在牧原股份屠宰业务的合作客户名单里,记者发现诸多大型连锁餐饮、食品加工企业,例如九田家、遇见小面、九毛九等企业,以及北京新发地等大型批发市场。据介绍,牧原股份的屠宰客户主要以B端客户为主。未来,公司的屠宰业务将继续沿着这个方向扩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规模大、质量好、批次均等,B端客户对牧原股份的分割猪肉需求量较大。同时,牧原股份也捕捉到消费端的变化对猪肉食品产业链变革的反向驱动,即是B端客户对鲜肉的需求量在持续上升。这也是牧原股份在养殖场旁边布局屠宰场,通过冷链快速运输鲜肉的内生动力。

“运肉的损耗比运猪的损耗低。向下游产业链延伸,随着屠宰产能逐步落地,牧原股份将打开新的估值增长空间。”秦军说。

据了解,牧原股份目前的养殖产能加上项目储备,未来的出栏规模可能达到1亿头量级,屠宰产能规划做到对养殖产能基本全覆盖。在养殖环节持续降本挖潜、屠宰环节提升附加值,牧原股份未来的利润增长点将相当可观。

免责声明: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

为您推荐

首页 客户端 广告服务 寻求报道

版权所有 © 环球财经网  jingjinews.com